2018加强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监管?

网络直播“七宗罪”及直播平台乱象。网络主播的收入是否应该纳税?网络直播乱象如何监管?今年广东省两会中,省政协委员、来自香港的朱颖恒提出了《关于加强广东省网络直播税费征管的提案》。“如果网络直播算一个真正的职业,应该对主播收入征收税费,这样才公平公正。”他认为,省政府层面可出台相关的直播行业管理方案,对网络主播实行职业认定,科学统计网络直播收入,同时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与主播的税费征管。也有代表委员认为,网络直播应该实名制。

网络直播“七宗罪”及直播平台乱象。网络主播的收入是否应该纳税?网络直播乱象如何监管?今年广东省两会中,省政协委员、来自香港的朱颖恒提出了《关于加强广东省网络直播税费征管的提案》。“如果网络直播算一个真正的职业,应该对主播收入征收税费,这样才公平公正。”他认为,省政府层面可出台相关的直播行业管理方案,对网络主播实行职业认定,科学统计网络直播收入,同时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与主播的税费征管。也有代表委员认为,网络直播应该实名制。

 

attachments-2018-01-OfF0JBtr5a713fbcd3ed5.jpg

 

“惩罚力度目前还是不够”

“网络直播已经是年轻人最流行的‘玩意’之一。”数据显示,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(直播)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.5亿元,比2016年增长39%。从用户数上看,截至2017年6月,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共3.43亿,占网民总数的45.6%,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达1.73亿。

“网络直播给了一部分青年人希望,可以作为一种小的创业。”省政协委员、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执行主席吴学明认为,网络直播的出现是互联网时代下现代生活节奏快、泛娱乐化的产物。

他认为,内容健康,积极向上的直播自然被允许,比如课堂、户外、旅游、情感答疑等。但也有部分为了赚取利润,故意制造猎奇、刺激、赚取眼球的内容,容易低俗化。“若长期不对负面信息监管,会对社会文化有影响,特别是下一代的价值观。”

朱颖恒也认为,主播和平台为获暴利,容易走向低俗暴力色情化,“但惩罚力度目前还是不够,相当于变相纵容了这种行为。”


打赏的资金来去缺乏监管

“送礼物、送积分没有制度监管,如果继续放任,甚至可能沦为洗钱或其他违法用途”。朱颖恒认为,网络主播收入来源复杂,监管有所缺失。朱颖恒说,多数网络主播的收入极不稳定也较为分散。在线上,当红主播可以获得粉丝的大量虚拟打赏礼物,并最终通过平台兑换成现金,在线下则可以获得广告和商演的报酬。“主播线上这一块收入,平台通过大数据可以实时监控,但线下收入与平台毫无关联,也无法统计”。

朱颖恒补充道,要成为主播,只需要自行下载相关直播软件,按程序注册,签订电子协议。“绝大多数主播都没有注册自己的公司,收入通过个人账户进行转账,税务部门根本无法监管。”


科学统计网络直播收入

朱颖恒还提出,科学统计网络直播收入。针对网络直播平台分布凌乱、大小不一、管理失范、税基难以核定等问题,税务部门应该采用先进的科学技术,运用大数据统计,辅助税务征管人员开展工作。要对网络直播等新兴行业重点监控,系统排查大型直播平台的业务规模,强力堵塞税收漏洞。

朱颖恒认为,应当在法理上对直播平台的收入进行界定,对网络主播提供的服务范围,诸如文化传播、咨询服务、广播影视等进行区分,对主播的企业主体和个人主体纳入不同的缴税体系,对工资性收入和劳务性收入进行区别对待。


声音

从税法的角度看 网络直播收入一定要纳税

省人大代表、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主任吴兴印表示,从税法的角度看,无论如何界定,网络直播的收入是一定要纳税的,这是没有争议的。目前对网络直播的规范已有一定法律,但还不够完善。“网络直播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发展迅速,现象丛生,有必要对这一行业进行研究调研,在法律上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行业,保证其健康发展”。他认为,同时要完善网络直播行业的管理、处罚等机制,对严重违法行为进行严管严惩。

  • 发表于 2018-01-31 12:02
  • 阅读 ( 179 )
  • 分类:行业资讯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相关问题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北归

510 篇文章

立即撰写

作家榜 »

  1. 北归 510 文章
  2. 小鱼儿太疯癫 96 文章
  3. 我爱你亲爱滴姑娘 1 文章
  4. 蚂蚱在跳舞 1 文章
  5. 溪谷学院 1 文章
  6. 恩熙 0 文章
  7. Leon 0 文章
  8. 一刀 0 文章
溪谷官网